• 专利类成果
  • 咨询类成果
  • 设计类成果
  • 其它成果
  • 招聘信息
  • 员工风采
  • 文献资料
  • 行业标准
  • 法律法规
  • 工具软件
  • 业务文档
  • 常用表格
  • 联系我们
  • 文献资料

            渔业与能源业一样,属于资源型战略產业。占地球表面积70%的海洋蕴藏着巨大的生物资源,被称为“人类未来的粮仓”。远洋渔业,对于拓展我国渔民生产空间、增加渔获、参与全球海洋资源分配等,日益凸显其重要意义。蓝色粮仓是指通过现代养殖、捕捞、加工等技术的综合利用,以海洋资源为对象,为人类提供各种海洋食品的经济活动。随着经济发展的需要,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纷纷将海洋经济发展提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予以实施,并在蓝色粮仓方面进行了积极实践。深入分析美国、日本等蓝色牧场发达国家的有效做法,为我国发展蓝色粮仓提供经验借鉴,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

    一、我国发展“蓝色粮仓”的需求分析

    长期以来,我国农业经济的模式相对单一、农业生产的效率相对较低,导致农业经济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海洋资源为人类提供了生活所必需的蛋白质。据统计,2015年我国水产品总量达到6690万吨,为城乡居民提供了三分之一的优质蛋白。因此,大力发展蓝色粮仓,对于改观我国农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严重的环境污染及资源浪费现象,耕地紧缺与粮食安全矛盾,畜牧发展与饲料不足的困惑,资源不足与过度开发、保障国家安全等问题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在发展蓝色粮仓的可行性方面:首先,国家对发展海洋事业高度重视,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了“建设海洋强国”的总体目标,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发展海洋经济,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提高海洋科技水平,向海洋强国的目标迈进”的目标;其次,我国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据统计,我国有分布在渤海、黄海、东海、南海等不同海域的6500多个岛屿,濒临太平洋具有约18000千米的海岸线,总领海面积约300万平方千米;最后,在海洋科技方面,中国拥有中科研海洋所、中国海洋大学等高层次海洋科研和教育单位,能够为发展蓝色粮仓提供持续的技术保障。《中国制造2025》和《“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中,海洋工程装备和高技术船舶的发展规划就是实现蓝色粮仓科技驱动的有益尝试。

    二 、我国“蓝色粮仓”的发展情况

    2014年7月1日,山东省青岛市发布了关于《加快蓝色粮仓建设的实施意见》,提出了到2020年,水产品总产量达到135万吨,比2013年增长22%,引进水产品新增300万吨的发展目标,并提出了打造全国一流的水产良种繁育基地、水产健康养殖基地、渔业资源养护基地、远洋渔业生产基地、水产加工出口基地、水产冷链物流基地等“六大基地”的发展规划。大连市在《海洋渔业“十三五”规划》中提出了建设50处现代海洋牧场示范区,新建人工鱼礁区3.3万公顷,确保每年水产品稳定在250万吨,为大连市民打造“蓝色粮仓”的发展规划。在规划建设蓝色粮仓的同时,大连市正积极推进15至20个海洋科技创新重点实验室和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海洋渔业科技平台的建设。

    三、国外发展“蓝色粮仓”的经验借鉴

    随着经济发展的需要,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纷纷将海洋经济发展提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予以实施,例如,美国提出了以海洋经济和海洋安全为核心的海洋战略,韩国实施了以海洋产业为核心的海洋经济发展战略,日不将海洋战略纳入国家战略体系予以规划和实施,主要发达国家在发展蓝色粮仓方面提出了诸多经验借鉴,概括起来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建立海洋资源开发立法体系

    美国在20世纪60年代就通过了《海洋资源与工程开发法》,2004年,美国颁布了《美国海洋行动计划》,旨在实现“深化对海洋的认识、增强对海洋的利用和保全”等目标,2007年,美国制定并实施了《海洋研究优先计划和实施战略》;日本于2008年首次制定了《海洋基本法》,该法案每5年修订一次,《海洋基本法》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程序法,也不是一部实体法,而是日本实现海洋立国战略的纲领性文件,该法案详细规定了日本实施海洋战略目标的各责任主体和海洋立国推进室和咨询委员会等组织体系建设。

    2.推动蓝色粮仓科技能力培育

    海洋产业是典型的技术密集型产业,科技在发展蓝色粮仓的过程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美国著名的海洋科研机构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及国家海洋大气局所属的水下研究中心等均为美国蓝色粮仓的发展提供科技服务;韩国和美国在蓝色粮仓科技创新方面进行了积极实践,韩国先后开发出抗风浪网箱养殖和循环过滤养殖等技术,美国开发的工业化循环水养殖技术极大降低了养殖成本;挪威高度重视蓝色粮仓科技研发能力培育,将海洋养殖产业的5%再投入到蓝色粮仓科技研发中。

    3.大力进行海洋牧场建设开发

    海洋牧场是基于海洋生态学原理和现代海洋工程技术,充分利用自然生产力,在特定海域科学培育和管理渔业资源而形成的人工渔场,日本在海洋牧场建设方面走在世界前列,日本建立了世界第一个海洋牧场——黑潮牧场,据统计,日本近海20%的海床已经改造为海洋牧场;美国早在1968年久启动了海洋牧场的建设工作,并形成了专门从事海洋牧场资源开发的企业集团;韩国自1998年开始海洋牧场的建设工作,先后开发出了贝类海洋牧场、滩涂型海洋牧场以及观光型海洋牧场。

    4.积极推进远洋渔业事业发展

    随着近海海洋资源的日益匮乏,大力发展远洋渔业成为发展蓝色粮仓的重要路径。日本在发展远洋渔业方面进行了积极实践,一方面,日本大力建设大吨位远洋拖网船,另一方面,日本积极与50多个国家所属的150多个地区建立了渔业合作协定,保障了日本发展远洋渔业的合法性;韩国在发展远洋渔业方面,除了大力建设远洋渔船,韩国一方面通过行业协会、科研机构以及金融机构等主体积极推动海外远洋基地建设,另一方面大力推动远洋渔业的信息化体系建设。

    四、我国发展“蓝色粮仓”的政策建议

    借鉴美国、日本、韩国等蓝色粮仓发达国家经验,我国在发展蓝色粮仓的过程中应坚持科技驱动、坚持生态优先、优先补足短板、完善产业体系、优化金融支持:

    1.发展蓝色粮仓坚持科技驱动

    发达国家的经验启示,发展蓝色粮仓等海洋战略必须坚持科技驱动,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能实现海洋战略的可持续发展,《中国制造2025》和《“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中,海洋工程装备和高技术船舶的发展规划就是实现蓝色粮仓科技驱动的有益尝试。发展蓝色粮仓坚持科技驱动,必须进一步强化远洋渔业装备制造技术、海洋牧场养殖技术等关键技术的研发和创新,加强蓝色粮仓关键技术产学研用协同,支持龙头企业建立科技研发中心,推动渔业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促进蓝色粮仓转型升级。

    2.发展蓝色粮仓坚持生态优先

    发达国家在促進蓝色粮仓发展的过程中高度重视蓝色粮仓发展的环境保护体系建设,我国在发展蓝色粮仓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忽视环境保护的问题,例如海洋牧场往往被视为海洋水产品的生产系统,对产量和经济效益的追求导致海洋牧场在提供生态廊道、调节流场和物质输运等方面的生态作用往往被忽视。因此,在发展蓝色粮仓的过程中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的观点,通过环境监测、生境修复、资源养护等技术,实现海洋环境的保护与生物资源的安全、高效和可持续利用。

    3.发展蓝色粮仓优先补足短板

    在发展蓝色粮仓方面,远洋渔业装备和综合性远洋基地是我国在发展蓝色粮仓方面的主要短板。在促进远洋渔业装备发展方面,应大力扩大远洋船队规模,积极扩大大吨位远洋渔业船队数量和规模,提高远洋渔业装备和技术水平;在发展综合性远洋基地方面,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积极在东南亚等等主要集中作业海域的沿岸国家和地区建立海外综合性远洋渔业基地,储备和开发后备渔场。

    4.发展蓝色粮仓完善产业体系

    蓝色粮仓示范效应的形成需要发挥政府引导的功能,但是从战略角度分析,蓝色粮仓的发展最终必须通过完善产业体系发挥市场在优化资源配置中的关键作用。发展蓝色粮仓的产业组织体系建设,应积极培育蓝色粮仓的市场主体,特别应通过兼并整合等方式培育具有一定规模的蓝色粮仓龙头企业,应实施渔业品牌战略,加强渔业品牌建设。规范水产品市场建设,建立完善高效便捷的市场体系,营造水产品交易消费良好环境。

    5.发展蓝色粮仓优化融资体系

    金融支持是发展蓝色粮仓的重要基础,在财政支持体系方面,可以以财政资金发起设立蓝色粮仓产业引导基金,通过基金的杠杆效应吸引社会资本参与蓝色粮仓建设,也可以以财政贴息的形式对企业参与蓝色粮仓融资活动进行支持;在金融支持方面,加大对渔业的金融信贷支持,探索开展小额信用贷款业务,推进海域使用权等抵押贷款工作,加强渔业互助保险体系建设,鼓励发展多形式、多险种的渔业保险。

    参考文献:

    [1]韩立民,相明,国外“蓝色粮仓”建设的经验借鉴[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02:45—49.

    [2]秦宏,孟繁宇,杨文娟,“蓝色粮仓”关联产业结构优化研究[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07:40—46.

    [3]游桂云,杜鹤,管燕,山东半岛蓝色粮仓建设研究——基于日本海洋牧场的发展经验[J].中国渔业经济,2012,03:30—36.

    作者简介:王建强(1966-9-),男,汉族,甘肃甘谷人,本科,教授,研究方向:从事证券投资、产业经济研究。

    基金项目:甘肃省教育厅资助项目“甘肃省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研究”,项目编号:2013A—104。